一直很安静

  白衣、白帽映着安静的笑容,这,一直是自己内心深处对护士的印象。安静和微笑,在我的眼里,渐渐得变得有富于力量,不必做什么,不必申明什么,不必坚持什么,只是安静和微笑,打动人心最深那根弦儿,这些,便是天使的力量。
  最初关于安静的印象,来自于中学的一次受伤经历。那时候,我们是这样爱笑爱闹的孩子,在一个午后的课间十分钟里,几个女同学闹着一团,这时一个男生不知道从哪冲了过来。同学华清被狠狠的撞倒在地,额头蹭开了一个口子,鲜血像鲜花一样漾在她的脸上时,从来没见过鲜血的我们都吓哭了,大家一路跑着到了乡卫生院,在满屋的药味里,我们更加仓惶和恐惧,大家先是沉默,而后又鬼成七嘴八舌的询问。那是一个中年护士,她检查了还洇着血水的伤口,微笑着说,别担心,大家安静点,我包好就行了,过几天就漂亮如初了。这句话和这个笑容,在当时像春风一样吹进我们的心里,吹散了眼泪和担忧的阴翳。而很多年以后,相信我和我的同学都记得那天的那个笑容和那句话,是有着这样镇定人心的魔力。
  之后,我读了卫校也开始实习了,在外科跟夜班,那是一个初夏的夜晚,微凉的风吹过病区走廊,夏虫唧唧。我收完体温表,做好了晚间护理,走在静静的走廊上,到护士站门口,原本想和带教的老师星子开个玩笑的。却看到星认真看书的侧影,她微偏着头,白衣,白帽,乳白的桌子和乳白的凳子,淡而素洁的白炽灯投下暗暗的影子,这样静态的美,像极了空谷中的一朵白兰花,振起我心中最原始的感动。我静默的站在门口,不忍心进去,打扰这一刻的安静,却更不忍心离去,远离这样安静的怡然美丽。不过她好像觉察到了我,抬头对我微微一笑,这样恬静,知性的笑容,我仿佛看到了一朵花这样静静的开放,就在我面前,却开在我心里。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,原来护士的笑容,也可以这样的知性得扣动人心。
  后来,到了内科,有一个病人,癌症晚期。每天,她都在愤怒和焦躁中度过,一直摔东西,逃跑,是这样的不配合治疗,无论家属和我们怎么劝,都没有用。又一个化疗日,还没开始挂瓶,就听到病室里她的叫骂,大家知道她又发脾气了。护士长和我带了液体过去,组织部治疗还是最重要的事情。她看见我们,怒目圆睁,我心里预料到又是一番挣扎,或者今天我还要被她痛骂。果然,她指着我们的鼻子就要开骂了。护士长走过去,轻轻的拉着她的手,坐在她的床边和她说话,刚开始她很是疑虑,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,但看到我们没有如往日般的逼她挂瓶,护士长让我推着液体先到别的病房。我满心疑虑看着她,她却对我只是微笑,并不解释,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等我挂完其他的瓶,护士长也给她挂好了瓶,并且以后的日子里,这个病人,变成了科室最坚强的病人。虽然我到后来也没有问护士长对她说了什么,但我知道,有些笑容,就是能这样胸有成竹,以柔克刚。
  在漫长的实习生涯里,这些笑容组成的画面,一直印在脑海的深处,在这些微笑中,岁月洗却了我的焦灼和不安。而我,原本是一个非常活跃,喜欢如英文所说的BIC SMILE(大笑)的女孩,也在这一个个的安静微笑里得到了沉淀,并且慢慢成长。在这些笑里,我渐渐明白,拈花一笑般的笑容,是对世事的洞察和明了,是一颗慈悲的心,是天使之爱。
  我愿意一直很安静。

(三明市第二医院实习生 黎护4班 陈禄珠)

 

(C)福建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版权所有

学院地址:福州市闽侯荆溪关口366号(邮编:350101)

联系电话:0591-22869917

闽ICP备05007543号  闽公网安备 35012102000005号

学院新浪官方微博 学院腾讯官方微博 学院官方微信